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琉球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菜璋
查看: 291|回复: 0

[轉載] 黄理平现身说法:人民自有公论!

[复制链接]

838

主题

19

好友

4万

积分

Rank: 3Rank: 3

精华
3

琉球铁杆二级勋章 琉球荣誉会员勋章 琉球活跃会员勋章

风在手 发表于 2018-2-2 20:08:18 |显示全部楼层
黄理平现身说法:人民自有公论!2018-01-21 01:50:1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黄理平
点击:1929   评论: [url=]0[/url](查看)
[url=]0[/url]




黄理平:我是否有罪,人民自有公论!

  我叫黄理平,是张YF读书会事件中被网上追逃的四名青年之一。

  毕业后,我在大学城工作生活,一次跑步到广工,遇见一群阿姨和学生在跳广场舞。

  她们很像我的妈妈——显而易见的底层劳动妇女。

  显而易见的来自农村、工作辛苦、工资微薄。

  就这么简单,我开始和她们一起跳舞,做游戏,力所能及为她们服务。

  她们常常十几个人挤在一个狭小的宿舍,有的宿舍甚至还住了好几对夫妻;

  她们渴望融入这个学校,但是从来没有人意识到她们的存在,她们常常自嘲校园里的流浪猫都比她们的存在感高。

  她们在广工工作好多年了,有的人却还从来没有坐过地铁。

  她们为了孩子过得好点,自己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我好像看到了我的妈妈,看到了她艰难的日日夜夜。

  妈妈在血汗工厂工作多年,当她拖着被榨干的身体回到村里的时候,却只知道她的厂名,只知道厂子在广东。

  她不知道电视上那个光鲜亮丽的深圳,就是自己工作的地方。

  每年,她都会带着所有的收入和我的新衣服回家,抱起我偷偷抹眼泪:

  “要好好读书啊,别像我一样,没文化,打工被人欺负,又累又挣不到钱,还被人看不起……”

  ——说话语气和这些广工的阿姨一模一样。

  你一定能理解,为什么我漂泊在外,却仍旧执着地想为她们做事。我和服务她们的志愿者慢慢熟悉起来,感觉志同道合,相见恨晚。

  那个扭着胖胖身子的男生,就是被监禁四十四天的张YF;而那个很努力喊节拍的女生,就是同样被网上追逃的顾佳悦。

  至今为止,我仍旧认为他们是最好的青年。我相信,那些广东工业大学的后勤阿姨,也一定会认为他们是最好最好的青年。

  有个壮族阿姨腼腆地说:“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跳舞,平常学校都是老师的家属在跳,要收钱,你们这些学生真好,不嫌我们笨,一遍一遍地教我们。”

  如果妈妈在厂里的时候,能够遇到这样的青年,就算辛苦,也能够过得开心一点吧!

  如果爸爸在修隧道的时候,能够遇到这样的青年,也不会为了讨回血汗钱,集体爬上隧道门洞吧?

  所以,这些阿姨就像我的妈妈,张YF他们就像我的兄弟姐妹——这也许就是老话说的,亲不亲阶级分吧!

  很遗憾,由于工作时间冲突,我并没有参加过广工的读书会。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会一定会参加的!

  我才不会因为小谷围派出所的威慑,就和这些阿姨、这些青年撇清关系,就否认自己是左派,是毛泽东思想的信仰者!

  我的妈妈,广东工业大学的后勤阿姨,为什么注定一生艰辛?

  有人说,她们还不够努力。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还有人说,这就是命。

  ——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不是蠢就是坏。

  我本能地反感这些说辞,却又无力反驳。直到进入大学,在左鹏老师的一节公开课上,我才第一次找到认识世界的钥匙。

  《资本论》告诉我,有剩余价值,有剥削,出卖劳动力不可能致富,资本会吞噬一切劳动者的青春;

  《毛泽东选集》告诉我,人民是创造历史的动力,人民应该当家作主,捍卫自己的权利!

  我从来没有毫无理由地崇拜毛泽东。是现实,是劳动人民的处境,让我不得不信。

  而正是因为讨论劳动人民的悲惨境遇和维护权利的抗争,宣传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读书会就被定为“反党反社会”,张YF也被拘留了。

  最滑稽的是,警方不仅将读书会视如洪水猛兽;还觉得广场舞“别有用心”:组织阿姨跳舞是不是有“政治目的”,是不是密谋给工人维权?——这么说,警方也知道工人的合法权益被侵犯啦!

  而我,作为广场舞积极分子,自然是“密谋维权”的嫌疑人。

  当然要被网上追逃!

  小谷围派出所不仅不帮助人民维护合法权益,反而一嗅到“维权”的气味就穷追不舍,欲置之于死地!

  得知张YF等青年一个多月来的遭遇,我更是怒不可遏!

  特别是孙TT的遭遇,简直人神共愤!朗朗乾坤,昭昭日月,一个热心于公益事业,领着微薄薪水的女孩子,仅仅因为和读书会成员有所接触,竟然被番禺警方破门而入强行带走,然后“随便安个什么罪”“干脆”刑事拘留!

  小谷围派出所,你们怎么对得起“人民警察为人民”?!

  既然你们正在追逃我,那我在此大声宣布:

  如果信仰毛泽东思想是“思想极端”,那我就是“思想极端”;

  如果组织后勤阿姨跳广场舞是“扰乱社会秩序”,那我确实是“扰乱社会秩序”;

  我是否真的有罪,人民群众自有公论。

  至于我会被关多久,受到怎样的对待,都是无所谓的。这点事跟上世纪的理想主义者们比起来算什么呢?“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过去、现在、将来,都不会觉得自己有错。

  无论你小谷围抓多少人,定什么罪,删多少贴,都无法蒙住人民群众的眼睛!

  毛主席说过:中国人民从来是不怕鬼、不信邪的!


  2018年1月20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中国琉球网 ( 闽ICP备13003013号  

GMT+8, 2018-2-20 21:55 , Processed in 0.12196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