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琉球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菜璋
查看: 990|回复: 3

[轉載] 读《琉球国志略》方知中琉一体

[复制链接]

1403

主题

67

好友

7万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精华
6

琉球铁杆一级勋章 台海辩论之星 琉球文采勋章 琉球民族团结勋章 琉球特殊贡献勋章 琉球版主勋章 琉球荣誉会员勋章 琉球活跃会员勋章

台灣獵戶人 发表于 2016-3-11 18:23:01 |显示全部楼层
原题:琉球、中国的一体,才有《琉球国志略》考证
作者:李景科



一国之史志、或一地之史志,必为其自国、或本地之官方修撰,古今中外均循此惯例,而日本人胁迫(中国藩属)琉球人所撰写的《中山世鉴》,他们也不敢签署日本人名字。

《琉球国志略》是中国清朝乾隆年间,”周煌”同翰林院侍讲”全魁”所著,主要记载中国藩属琉球的历史和地理概况的一本书籍,由于授皇帝命为册封正副使,而往琉球册封琉球世子成为琉球国王,然而授命往琉球的册封使除了官职加级,授命期间除了可预支加给的俸禄,沿路均受到各路官员尊礼接待,但是册封使们必须在回京后提出使册封于琉球期间的所见所做所闻逐一记录,且必须纂文编冊恭皇帝预览及入典库藏,故不能随意记载而编辑。所以每届冊封使所编纂的琉球使记则是构成研究中国明清五百年来藩属琉球历史的极为重要志书文献,由其该书对于成书前的涉及琉球的史籍文献的不实之处作了很多修订。

全书依序有总目、凡例、采用书目、首卷及正文。首卷包括御书、诏敕、谕祭文和图绘。御书辑录圣祖、世宗、高宗亲笔书赐琉球国王的匾额。诏敕辑录世祖、圣祖、高宗给琉球国王的诏书。谕祭文辑录圣祖、高宗为与琉球国有关的丧事或祭事谕写的祭文。图绘包括琉球星野图、琉球国全图、琉球国都图、王府图、先王庙图、天使馆图、球阳八景图、封舟图、玻璃漏图、罗星图和针路图。正文各卷篇目如下:卷一星野;卷二国统;卷三封贡;卷四上舆地,包括建置、疆域、形胜、城池和炮台等;卷四下风俗,包括形质、气候、习尚、仪节、节令、服饰及舍宇等;卷五山川,包括国中山、属岛山、海(潮候、风信、针路)、水泉、桥梁等;卷六府署,包括王府、世子府、使馆、学校等;卷七祠庙,包括寺院;卷八胜迹;卷九爵秩;卷十赋役;卷十一典礼;卷十二兵刑;卷十三人物,包括贤王,忠节、忠义、孝义之士、列女、文苑及方外人物;卷十四物产,包括谷、货、蔬、果、草、木、禽、兽、鳞和介虫;卷十五艺文;卷十六志餘,所收的都是无卷可附的杂记丛谈。也指明了近代琉球王国未被日本吞并前穿着汉家衣冠。


该书开明宗义地说,更能让国人深知“琉球是为中国属国之一,中国是为藩属琉球的宗主国”:
“琉球之有新志,尤是使录之旧例尔,但录系使臣一人之事,而志则关一国,故实所存方今中外一统琉球被化尤深且久,似宜从中国诸道都县之例,故以志体拟录庶益坚其向化悃忱抑或可宣付史局采臣所纂俾附方则出自圣明鉴裁非臣所敢擅请也”。可见在明清时代,琉球国是中国一个属辖的地方,而纵览明清皇帝给琉球国王的诏书,均可以看出琉球国是世世代代固守中国海疆的忠诚“藩屏”,世世代代“独守臣节 恭顺弥昭 克殚忠诚”。

所以,古琉球国是自古以来中国固有的疆域,而该书所附的《针路图》亦应该是当时中国的内海航道。涂黄色的为钓鱼台,就是今天的钓鱼岛。











注:

丛书集成中的古地图(下)
文:地图守望者
2015-05-25

《琉球国志略》,全三册,编号3245—3247,民国25年(1936年)据”聚珍版”丛书本排印(上图书冊照),所附地图为影印。
原作者:周煌 。
周煌(1714—1785年),字景垣,号绪楚,别号海山。涪州(今重庆涪陵区)人。
清乾隆二年(1737年)进士,任翰林院编修19年。
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奉诏以中王副使出使琉球,三年后归,升侍讲学士、内阁学士。后历任《四库全书》总阅,工部、兵部尚书,皇太子总师傅,都察院左都御史等职。
卒后谥号文恭。《清史稿》有传。
《琉球国志略》为其出使琉球国后整理编辑的一部有关中国清朝属国琉球的历史和地理概况的珍贵专著。
《琉球国志略》共计十六卷,首一卷,全书依序有总目、凡例、采用书目、首卷及正文。首卷包括御书、诏敕、谕祭文和图绘。
图绘依次有琉球星野图、琉球国全图、琉球国都图、谕祭先王庙图、册封中山王图、中山王图、天使馆图、琉球八景图、封舟图、玻璃漏图、罗星图和针路图。其中中山王图、封舟图、玻璃漏图、罗星图与地图无关,其他如谕祭先王庙图、册封中山王图、天使馆图、琉球八景图等略可算作是写景式的立体鸟瞰地图。
从当时的中国藩属“琉球国全图”中可见其:
“”北界,奇界(今被日本窃占殖民划为鹿儿岛县:喜界岛)、
南界,由那姑呢(今被日本窃占殖民划为冲绳县:与那国岛)、
东界,姑达佳(今被日本窃占殖民划为冲绳县-久高岛)、
西界,姑米山(今被日本窃占殖民划为冲绳县:久米岛)。
可见中国属国琉球其西部版图止于”姑米山”,再往前便是其宗主国-中国的领域范围了。
《琉球国志略》总结概括了前使诸录,汇集为翔实赅备之书,是研究和佐证明清琉球间宗藩封贡关系的重要文献和集大成之作。该书内容翔实,体例完备,广征博引,考证有据,具有很高的不可替代的史学、史料价值。












注:
日本主權不及於”蝦夷/北海道“島的記載,是1945年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前,
在中國相關文獻记载日本 的本部領土只限于:“本州 島”四國 島“九州 島”早在:

日本三島是清末民初時常 用的對日本的別稱指當時日本 的本部領土:“本州 島”四國 島“九州 島”,而且常常和英倫三島相提並 論後來隨著中國清朝腐敗,日俄戰爭後,日本軍國的崛起,日本趁勢竊取原屬於中國的北海道/蝦夷的主權,從而殖民蝦夷島,並掩耳盜鈴更改為北海道殖民地,就不再是日本三島,而是四島了。

清末水師軍事專家“陳倫炯”:”海國聞見錄“ 已見“日本三島”的講法 。
清末外交官員“黃遵憲":1877年,曾隨主官出使日本,寫"日本國志"說:"日本三島之國"有似乎英……兵志。



注:
中国政府享有对琉球国的“”宗主领土权“”的权益。
琉球国王享有琉球列岛的“”治理管辖权“”的权益。
中国对于琉球的宗主权,从未签署任何放弃、或割让等协议书文件给予它国。虽然日本殖民政府于1879年后单方面废中国藩属琉球国,从而改设置日本冲绳县给予窃占殖民。
但中国历届的政权从未、也未曾正式签署放弃对琉球宗主权领土。
故此,美日两国必须将其窃占的琉球列岛,以和平协商谈判归还与中国,并且必须遵循港澳地区回归模式。

1879年,中国官府"照译"横滨西字报论琉球事
http://bbs.liuqiu-chin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632

清季 申报 台湾纪事 辑录  一十七
光绪五年八月二十日(公历十月初五日——礼拜日)/1879年,
照译 横滨西字报 论 琉球 事
公历一千八百七十四年,日本兴兵至台代球民复仇;中国过问,几动干戈。
日兵至台时,统领"西乡从道"照会"闽浙总督"李内称:『日前台湾生番劫杀备后民四人,后又惨害琉球难民五十二人;特此兴兵复仇』云云。


闽浙总督覆文内称:『琉球,中山故国也;臣事中国巳数百年,极其恭顺。而中国待之,不分畛域。是以本大臣札饬台湾地方官严拿凶犯,秉公办理』云云。

闽浙总督二次照会,更属了然;内称:『球人是我属民,其被生番惨害一事,自应由本大臣饬令地方官查办,不必贵国费心。况贵国之备后四人未遭惨戮,不过被劫』云云。

吾读此文吾,已知"巴君"之谬,然尚未知成立之约何如;
及取阅之,乃知"太久保"与"总理衙门"所定者,曾无一「琉」字、一「球」字,第言「有国当保护己民」而已。
此一役也,中国自始至终皆不直日本所为,谓其"藉端滋扰"。

中国拥有琉球群岛主权一脉相传。中国五百年来的"属国"琉球国,凡其王嗣位,先请朝命,钦命正副使奉敕往封,赐以"驼钮镀金银印",乃称"国王"。
未经册封以前称琉球"世子",权国事;未经中国中央皇室政权承认其政治治理地位受封前,绝对不敢僭越自称为 琉球国 "王"..
过去在中国宗藩制度区域行政管理框架内,虽有"蕃属国"的"国"名称及其"国王"的爵位,但“”它“”不是个完全独立自主国家,“”它“”的外交军事领土变更则是必须受到中国中央皇权监督而有所节制,事故“”它“”与中国中央皇权的政治关系,不是国与国的关系,简而言之,“”它“”藩属国与中国中央皇权是地方自治政府与中央政府的政治从属关系。



注:
《琉球国志略》十六卷,首一卷。清“”周煌“”辑。清乾隆年墨格抄进呈本。半页9行,每行19字,抬头行21字,无行格。四周双边,白口,单黑鱼尾。鱼尾上为书名,下注卷数、篇名和页数。开本30.7cm×19.6cm,版框21.8cm×15.3cm。6册,1函。黄绸暗花书衣,下图照。
《琉球国志略》尚有清乾隆年武英殿刻本,《丛书集成初编》和《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著录。




本书主要记载中国藩属琉球的历史和地理概况。
清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五月,”周煌”同翰林院侍讲”全魁”受命前往琉球,册封尚穆为琉球国中山王,乾隆二十二年正月回国。在出使途中,周煌留意当地掌故,随手记录。回国后又参阅大量史籍,整理编辑,手写成书后进呈皇帝御览,以便把握琉球国的历史、地理、风俗和人情等方面的情况从而确定相应的国策。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中国明清两朝五百年间对琉球中山属国的宗主权可分为:A:北琉球:大隅群岛、吐噶喇群岛(宝岛群岛)、奄美群岛。B.南琉球:琉球(冲绳)群岛、大东群岛、宫古群岛、八重山群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01

主题

41

好友

2万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8Rank: 8

精华
0

琉球活跃会员勋章 琉球活跃会员勋章

关天培 发表于 2016-3-11 21:16:56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6

琉球国志略
作者:周煌 
清朝 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



上奏        

翰林院侍讲臣周煌,谨进《琉球志略》,仰求圣鉴事。
窃臣西蜀单寒,毫无学识,由进士蒙恩,拔置史馆,造就多年。幸窥中秘之书,粗习编摩之役。伏念臣自奉使之初,亲承圣训,以前使臣类有纪录,意存润饰传闻异辞,兹当就耳目所及加以订正,务求征信,无事铺张。臣衔命战兢,每怀靡及,遵即于往返途次及使馆闲随时采集,略具草稿。续自回京数月以来,分门比类,以次告竣。臣愚,窃谓前疑尽释,识神护之非诬,近事有征。较陈编而略备。谨斋心熏沐,恭录成书,上呈睿览。外具该国地图二幅,并录臣衔恩纪事韵语二册恭进。
统祈皇上垂慈训示,臣不胜惶悚屏营之至,谨奏。

乾隆二十二年十二月十八日。
奉旨:留览。
钦此。





凡例        

一 琉球国于元延祐间曾分为三,遂以中山自别于山南、山北。前明洪武初,三王并封。至永乐中,尚巴志复合为一,宜改称矣。而相沿不察,且私谓中山能并山南北,有矜艳之意,故仍其旧。大抵中山号忠顺,本不敢若倭人僭立元和、宽永等名号,而但以琉球为国名、中山为王号而已。
国朝康熙元年,颁赐王印,印文止琉球国王之印六。上以清篆告成,另铸新印颁给,印文仍前。
而先后使臣汪楫、徐葆光所录,尚以中山冠其书名,何耶?
臣愚,以为诏书不没,其中山旧号者,必宣示,令众共闻,故俯从其王与国人之意,而视内地诸道关防祗应以琉球括之。今臣所续纂,务从其实,恪遵印文,惟称《琉球国志略》云。

一 前代诏敕,凡前录所收者,随事存录。至国朝历赐御书、诏敕、谕祭诸文并恭录卷首,以昭圣代典谟。图书自昔并称图绘之设,本以摹状形势,令弹丸黑子可按图而得耳。今所绘,祗则其有关天文、地理及中华声教者,衍为数。则若岛夷日用琐屑,如旧录。器玩之属,概从略焉。

一 使之有录,自明陈侃始,直曰《使录》。郭汝霖、萧崇业皆曰《使录》,俱止一篇。谢杰《使事补遗》,始分八款,曰原委、使礼、册封、用人、启行、敬神、国俗、御倭,外集有《日东交市记》,琐言二条,曰事权,曰恤役。至夏子阳《使录》,则海图之外亦列八款,曰题奏、使事、礼仪、造舟、用人、敬神、质异,使务。国朝张学礼则《纪略》、《杂录》各自成卷。汪楫则《疏抄》外,《中山沿革志》为二卷、《杂录》五卷,曰使事、疆域、俗尚、物产、神异。至徐葆光《中山传信录》较为赅备,然条类繁多,不相统系,稽考难于检阅。今臣所纂,拟荟萃前使诸录,互相考证,订其讹舛,并叅前史,旁及百家纪载有关琉球事实者,兼收汇辑质以亲所见闻,爰成《琉球志略》一书。书似较前录稍详而云略者,以得自严程匆遽之馀,不敢自信无误。且冀窃比于古使臣,每怀靡及之意焉。卷首于凡例、书目、图绘外,首列御书、诏敕、谕祭文,次则星野、国统、封贡、舆地、山川、府署、祠庙、胜迹、爵秩、赋役、典礼、兵刑、人物、物产、艺文、志馀,为目十有六。而各目中须条析者,别列小目附之,分为十六卷。

一 琉球之有新志,犹是《使录》之旧例尔。但录系使臣一人之事,而志则关一国,故实存。
方今中外一统,琉球被化尤深且久,似宜从中国诸道、郡、县之例。故以志体拟录,庶益坚其向化悃忱,抑或可宣付史局采。臣所纂俾附职方,则出自圣明鉴裁,非臣所敢擅请也。




1757年周煌 恭进 琉球志略 于乾隆皇帝
http://bbs.liuqiu-chin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898



中国虽有琉球国名号及王爵位但其不是独立国家他是中国500多年藩属其政治外交军事均受受制于中国的管理授权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03

主题

67

好友

7万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精华
6

琉球铁杆一级勋章 台海辩论之星 琉球文采勋章 琉球民族团结勋章 琉球特殊贡献勋章 琉球版主勋章 琉球荣誉会员勋章 琉球活跃会员勋章

台灣獵戶人 发表于 2018-2-12 12:16:03 |显示全部楼层
《琉球国志略》卷之三,封贡
文:清朝 翰林院侍讲臣「周煌」恭辑

招抚、恩赐、褒卹、入监诸事附




「书」云:「不宝异物,则远人格」。故越雉旅獒,征风声之远;而古先哲王,輒因以日懋厥德焉。


国家文治郅隆,超唐、軼虞;凡天之所覆、地之所载,莫不如众星拱极,悉主悉臣。百余年来,賮琛献异,篚筐包匭,络绎来庭;有「涂山」所未及辑、「王会」所难尽图者,猗歟盛已。琉球,东南蕞尔,隋招之不至,元讋之不服。迄明初,始入贡称臣,世为属国;然亦由明祖遣使慰《谕》而后致之。我世祖章皇帝应天受命,甫及三年,琉球则不需征会,叩闽守臣,输诚入贡。非夫赫声濯灵、远邇怀畏,何以得此!而其率先効顺、世修侯度唯谨,亦足多也。圣祖仁皇帝六十余年以来,三锡恩纶,賚予稠迭;且免其贡焉,及常贡内非其国所产槩予捐除。世宗宪皇帝嘉其恭顺,屡輟贡期;该国君臣益深感激,恪共典礼,历久弥虔。恭逢皇上御极,揆文奋武,万国梯航:东抚 暹罗,南怀 缅甸,西扫 伊犁、大宛,罔不率俾;矧琉球世守藩封者哉!今兹臣忝膺介选,远賁简书;开读之日,拜瞻三朝宸翰鸞翥龙翔,后先辉暎:洵为海邦世宝,荣宠莫踰。爰集封贡事宜,并以 前代招抚 诸事附见于篇:重昭圣朝绥来雅化,度越前古;亦以征「东风入律、海不扬波」,良非虚语云尔。志封贡。


明洪武五年,太祖遣行人「杨载」賫《诏》至国。《诏》曰:
『昔帝王之治天下,凡日月所照,无有远邇,一视同仁。自元政不纲,天下兵争者十有七年。朕起布衣,开基江左;命将四征不庭,西平汉主「陈有谅」、东缚吴王「张士诚」、南平 闽越、北清 幽燕。朕为臣民推戴,即皇帝位,定有天下之号曰:「大明」,建元「洪武」。是用遣使外邦,播告朕意;使者所至,称臣入贡。惟尔琉球在中国东南,远处海外,未及报知。兹特遣使往《谕》,尔其知之』!
中山王「察度」遣弟「泰期」奉表贡方物。【「中山世鑑」云:『贡物,马、刀、金银酒海、金银粉匣、玛瑙、象牙、螺壳、海巴、櫂子扇、泥金扇、生红铜、锡、生熟夏布、牛皮、降香、速香、檀香、黄熟香、苏木、乌木、胡椒、硫磺、磨刀石』。】


臣按隋大业元年,海帅「何蛮」上言:『海上有烟雾状,不知有几千里;乃流求也』。流求之名,始见于此。三年、四年,屡遣使招之,不服。元世祖至元中,曾命将往伐,无功而还。成宗元贞初,亦以师征,卒不听命。至明太祖洪武初,遣行人賫《诏》往《谕》,而方贡乃来。此琉球通中国之始也。


七年,王又遣「泰期」等入贡,并上皇太子笺。太祖赐「大统历」[1]及文綺、纱罗,赐「泰期」衣币、靴袜;副使「惹爬燕」之及通事,从人皆有赐。是年,「泰期」复来贡,并上皇太子笺。

八年,太祖命附祭琉球山川于福建。【先是,天下山川,太祖皆躬祀;太常以琉球入朝,亦请祀已两年矣。至是,礼部尚书「牛谅」言「躬祀非礼」,始改命。】

九年,太祖命刑部侍郎「李浩」齎赐文綺、陶铁器;且以陶器七万、铁器千,就其国市马及硫磺。王遣「泰期」从「(李)浩」入,贡马四十匹。「(李)浩」言:其国不贵紈綺,惟贵磁器、铁釜;自是赏賚,多用是物。

十年,王又遣「泰期」等表贺元旦,贡马及硫磺。

十一年、十三年,贡方物;赐賚悉如例。

十五年,王又遣「泰期」及「亚兰匏」等贡马及硫磺。太祖赐币帛有加,命尚佩监奉御「路谦」送「泰期」等返国。

十六年,王遣「亚兰匏」等表贺元旦,贡方物;山南王「承察度」亦遣其臣「师惹」等奉表入贡。太祖赐王镀金银印及币帛七十二疋,赐山南王币帛如之。时二王与山北王互相攻伐,遣中使「梁民」《勅(警告琉球中山)》王。《勅》曰:
『王居沧海之中,崇山环海为国;事大之礼不行,亦何患哉!王能体天育民,行事大之礼;自朕即位十有六年,岁遣人朝贡。朕嘉王至诚,命尚佩监「路谦」报王诚礼;何期复遣使来谢!今令内使监丞「梁民」同前奉御「路谦」賫《符》,赐王镀金银印一。近使者归,言琉球三王互争,废农伤民;朕甚悯焉!「诗」曰:「畏天之威,于时保之」。王其罢战息民,务修尔德;则国用永安矣』。


并敕《谕》山南王「承察度」【「福建通志」作 承宗,误】、山北王「帕【「通志」作怕】尼芝」;《勅》曰:
『上帝好生,寰宇之内,生民众矣。天恐生民互相残害,特生聪明者主之。邇者琉球国王「察度」坚事大之诚,遣使来报;而山南王「承察度」亦遣人随使者入覲,鉴其至诚,深可嘉尚!近使者自海中归,言琉球三王互争,废弃农业,伤残人命;朕闻之,不胜悯怜!今遣使《谕》,二王能体朕意息兵养民,以绵国祚,则天祐之;不然,悔无及矣』!

山南王、山北王皆遣使入谢;各赐衣币。

十七年,王遣「阿不耶」等入贡;赐钞币。

十八年,表贺元旦,贡方物;太祖赐王海舟一。山南王如之,补给山南王、山北王驼纽镀金银印各一。

十九年,王遣「亚兰匏」等贡马百二十匹、硫磺万二千斤;赐宴及钞。

二十年,王遣「亚兰匏」等贡方物,进皇太子笺,献马。山南王「承察度」叔「汪英紫」氏、山北王「帕尼芝」亦各遣使入贡。

二十一年,王遣使「甚模结致」等贡马,贺天寿圣节。

二十三年,表贺元旦,贡方物;世子「武宁亦」贡马五匹、硫磺二千斤、胡椒二百斤、苏木三百斤。通事「屋之结」等私擕胡椒三百斤、乳香十斤,为门者所获,当入官;《诏》还之,仍赐「屋之结」等六十人,钞各十锭。

二十四年,王及世子「武宁」遣「亚兰匏、嵬谷致」等贡马及方物。山南王叔「汪英紫」氏亦遣使表贺天寿圣节。

二十五年,王及世子「武宁」各进表笺,贡马;并遣从子「日孜每濶八马」、寨官子「仁悦慈」入国子监读书,太祖各赐衣巾、靴袜并夏衣一袭、钞五锭。秋,又赐罗衣各一袭及靴袜衾褥。【此国人就学之始。】山南王亦遣从子「三五郎尾」及寨官子「实他卢尾贺段志」等入监读书,賚如中山例。遣归惠州海丰所送至京採硫磺遭风人「才孤那」等二十八人,赐闽人善操舟者三十六姓,以便往来。【今所存者七姓;然「毛、阮」二姓,又万历间再赐者,实仅「金、梁、郑、林、蔡」五家。】赏通事「程复、叶希尹」以寨官兼通事职,加冠带;从王请也。


二十六年,王遣使麻州等贡方物。已又遣使寿礼结致等贡马,偕寨官子段志每入监读书;太祖命赐夏衣、靴袜。秋,又赐罗、绢衣各一袭;傔从各给布衣。


二十七年,王遣亚兰匏等贡方物;赐宴於会同馆,赏亚兰匏品秩、冠带。以通事程復、叶希尹充千戸;从王请也。赐王相秩同中国王府长史,称王相如故。


二十八年,王遣王相亚兰匏贡方物,山北王岷、山南王叔汪英紫氏亦遣使入贡;赐钞有差。


二十九年,王两遣使贡方物,山北王攀安知、山南王承察度、山南王叔汪英紫氏亦入贡;詔遣三五郎亹【「实录」前作尾,今作亹】等归省,赐银钞、缎疋有差。会世子武寧遣使入贡,偕寨官子麻奢理、诚志鲁二人入监。三五郎亹復与俱来,请卒业;太祖许之,仍赐衣巾、靴袜。


三十年,王两遣使贡马及硫磺,山北王、山南王叔汪英紫氏亦入贡。


三十一年,王遣亚兰匏等贡马及硫磺,世子武寧贡如之;女官生姑鲁妹偕入谢恩,以昔常在京读书也。三月,太祖命以冠带赐王,并赐臣下冠服。


永乐元年,太宗遣使以「即位詔」諭王,王遣从子三吾良亹奉表贺,且贡方物。大宗遣行人边信、刘亢齎绒绵、綺币赐王;还奏称旨,擢信为湖广道监察御史、亢为工科给事中。未几,王卒,子武寧遣三吾良亹讣告於朝。山南王弟汪应祖遣长史王茂入贡。山北王攀安知遣使善住古耶贡方物,丐赐冠带、衣服;太宗许之。


二年正月,太宗遣行人时中往祭,賻以布帛;詔武寧袭爵。詔曰:『圣王之治,协和万邦;继承之道,率由常典。故琉球国中山王察度受命皇考太祖高皇帝,作屏东藩,克修臣节;暨朕即位,率先归诚。今既歿,尔武寧乃其世子,特封尔为琉球国中山王,以承厥世。惟俭以修身、敬以养德、忠以事上、仁以抚丁,克循兹道,作鎭海邦,永延世祚。钦哉』!四月,山南王承察度无子,遣命王弟汪应祖摄国事;遣隗谷结致贡方物,且奏乞如山北王例赐冠服。【太宗谓吏部尚书蹇义曰:『国必有统,众必有属。旣能事大,又能抚众,且旧王所属意也;宜从所言,以安远人』。遂遣使齎詔封之,赐如所请。已而礼部尚书李至刚奏:其使擅诣处州市磁器,当逮问;成祖曰:『远人知求利而已;朝廷於远人当怀之,不足罪』。暹罗船往琉球,遭风漂至福建,布政司籍纪所有请命;成祖諭至刚曰:『暹罗与琉球通好,自是番邦美事,岂可乘其危而利之!乡有善人,犹能济困;况朝廷统御天下哉!其令所司:舟坏,为之修理;人乏食,给之粟。或归、或往琉球,俟风便,导之去』。】


三年,行人时中使琉球还,命復职。中初为四川布政司右参议,罪当戍;上书愿改过,遂命使。至是,还职。王遣三吾良亹奉表贡方物谢恩,已又遣养埠结制等贺万寿圣节。山北王入贡。山南王亦入贡,又遣寨官子李杰赴国子监受学;赐衣如例。


四年,王及山南王、山北王皆表贺元旦。王遣寨官子石达鲁等六人入监。王进阉者数人,太宗曰:『彼亦人子,无罪而刑之,何忍!命礼部还之』。礼部言:『恐阻远人归化之心,请但赐敕止其再进』!太宗曰:『諭之以空言,不若示之以实事。今不遣还,彼欲媚朕,必有继踵而来者。天地以生物為德,帝王乃可绝人类乎』!卒不受。


臣按汪楫「志」云:『「世纘图」云:「洪武二十九年,王即位;凡在位二十六年」』。按其国继世,类先自立而后请於朝;故所纪嗣位之年,与中朝遣封之时,多不合。而其后惮於供应,甚有迟至十餘年乃上请者。然明初贡使时通,封卒年岁不应参差如是。卽云洪武二十九年嗣位,中更靖难,赴告踰期;顾在位二十六年,则永乐之末,宜尚无恙。何五年遂有祭賻之典耶?臣谨稽前史及其国纂记详考始末,务求至当;疑者仍闕。参之「国统」,可以互见。


五年,世子尚思绍遣三吾良亹贡马及方物,别遣使以其父武寧讣告。太宗命礼部赐祭賻,詔思绍嗣王爵。


六年,王遣使阿勃吾斯奉表贡方物谢恩,山南王亦贡马;各赐钞、币。


七年,王遣使贺万寿圣节,山南王亦贡马;各赐衣币。


八年,王遣三吾良亹入贡,山南王亦遣使贺万寿圣节;皇太子皆赐之钞、币。王遣官生模都古等三人入监,皇太子各赐巾服等物。冬,太宗赐琉球生李杰等冬衣、靴袜。礼部尚书吕震曰:『昔唐太宗兴学校,新罗、百济皆遣子入学;当时仅闻给廩膳,未若今日賚予周备也』。太宗曰:『远方慕中国礼义,故遣子入学;必足於衣食,然后乐学。太祖高皇帝命资给之,著於令典;所谓「典成万物而不遗者」,安得违之』!赐通事林佑冠带。【佑,本闽人。】


九年,王遣三吾良亹贺元旦,偕王相子怀德、寨官子祖鲁古入监;又遣使坤宜堪弥贡马及方物。使人有匿不尽贡者,监察御史廉得其实以闻;太宗曰:『此非国王意也,宥之』!王遣使谢,贡方物!敕赐王钞及綵币。陞长史王茂为国相兼长史事,命长史程復致仕还乡;皆从王请也。復,本江西饶州人;一作朱復。


十年,王遣使贺元旦,山南王亦入贡;已又遣使贺万寿圣节。太宗赐钞、币,又赐琉球生夏布襴衫、絛靴。


十一年,王两遣使贡马,偕寨官子鄔同志久等三人入监。【三人,一作三十人。】已又与山南王各贡马;赐钞及永乐钱。模都古等三人奏乞归省,太宗曰:『远人来学,诚美事;思亲而归,亦人情。宜厚赐以荣之』!赐衣币及钞为道里费,仍命兵部给驛传。留学者皆赐冬、夏衣。


十二年,王遣使贺元旦,遣三吾良亹贡马及方物。皇太子赐琉球生益智每等二人罗布衣等物,从人皆有赐。太宗赐鄔同志久等三人衣、钞。


十三年,太宗遣行人陈李芳【一作若】等齎詔封山南王汪应祖世子他鲁每为琉球国山南王。时应祖为其兄达勃期所弒,各寨官合兵诛达勃期,推他鲁每摄国事,表请袭封;故遣使往,并赐誥命、冠服及钞万五千锭。王及山北王俱遣使贡方物,世子尚巴志亦遣使宜是结制贡马及方物;赐文綺三十表里。


十四年,王遣三吾良亹贡马及方物,谢遣使不谨之罪。【先是,贡使直佳鲁犯法,坐诛。太宗勅諭王曰:『比王所遣直佳鲁等来京,朕优待之。及还至福建,乃肆狂悖,擅夺海舶,杀死官军,殴伤中官,夺其衣物。直佳鲁首罪,当寘(zi,置)大辟;已命法司如律。其阿勃马结制等六十七人与之同恶,罪亦当死;眷王忠诚,特遣归,俾王自治。自今遣使,宜戒约之,毋犯朝宪』。】已又遣使贡马。山南王遣使入贡谢恩。赐琉球生夏衣。


十五年,王及山南王俱遣使入贡,已又与世子尚巴志各遣使贡马。


十六年,王两遣使贡方物;赐使者冠带、钞、币有差。


十七年,王三遣使贡马及方物。


二十年,王遣使贺元旦;已又遣贡方物。


二十一年,世子尚巴志遣使奉表贡方物;皇太子令礼部宴劳之。【「世鑑」云:『二十一年癸卯秋,遣使奏曰:「我琉球国分为三者百有餘年,战无止时,臣民涂炭。臣巴志不堪悲叹,为此发兵。山南、山北,今归太平;伏愿陛下不违旧规,给臣袭封。谨贡土產马及方物』。大明皇帝赐詔云:『尔琉球国分,人民涂炭百有餘年。比尔义兵復致太平,是朕素意。自今以后,愼终如始,永绥海邦,子孙保之。钦哉!故諭』。尚巴志之奏及成祖之諭,「明史」、「实录」皆不载,姑存以备考。】


二十二年二月,王讣闻於朝;遣官赐祭賻。九月,遣行人周彝齎勅以行。


臣按徐葆光「录」称:「思绍,永乐五年嗣位;十九年,卒』;以「沿革志」称二十三年卒为非。又以「明实录」二十年以后尚书「王贡如常」,至二十二年始讣於朝;未详其故。臣窃以「实录」止据本国疏文,比事属辞;「沿革志」虽采「世纘图」,实以「实录」為主也。详见「国统」。


臣又按汪楫「志」称:『山南王承察度遣从子三五郎尾【又作亹】入学,中山王察度遣从子三吾良亹入谢』;自是两人无疑。苐良亹既為察度从子,则是武寧兄弟行矣。而武寧遣讣告哀及入谢,皆曰「姪」;至思绍,凡四遣入贡,亦皆曰「姪」;岂数人名称皆同,抑臣主不以世系为序耶?臣因详考其故,葢国人名字皆王所赐,子孙不改;多係采地,间有以官為名者。至后人有能亢宗者,又别赐采地,则更他名矣。且名字系有定製,大抵所名不过三、四十数,比戸多彼此同名者。问之,曰:『此琉球名也,亦别有姓名备而不用』。如按司,国音呼為「安知」;山北王有攀安知者,必其上世有为按司者,故以官名也。若斯之类,不一而足;岂仅惊座之陈遵、小冠之子夏哉!惟久米村唐人三十六姓及本国常充贡使选者,有姓字名号,倣效中华;闻亦各别有琉球名,与众同其姓名,止為朝贡设,国中不用也。想明初国俗犹朴故尔。


洪熙元年,仁宗遣中官柴山齎勅至国,封世子尚巴志嗣中山王。勅曰:「昔我皇考太宗文皇帝躬膺天命,统御万方;恩施均一,远邇归仁。尔父琉球国中山王思绍,聪明贤达,茂篤忠诚;敬天事大,益久弗懈:我皇考良用褒嘉。今朕纘承大统,念尔父没已久,尔其嫡子,宜俾承续。特遣内官柴山齎勅命尔嗣琉球国中山王,尔尚立孝立忠,恪守藩服;修德务善,以福国人:斯爵禄之荣,延於无穷。尚其祗承,无怠、无忽』!仍赐冠带、袭衣、文綺。【方仁宗遣山时,贡使已两至,表称世子贺成祖万寿圣节。至是,始知改元。】是年,凡四遣使贡马及方物。


臣按夏子阳「录」作宣德三年事,有「副使阮姓,闕其名」;且谓「谓封自巴志始,父思绍係追封」。但抄「旧录」,未见「实录」故尔。


宣德元年,王遣使贡方物谢恩,【附奏曰:『臣祖父昔蒙朝廷大恩,封王爵,赐皮弁冠服。洪熙元年,臣奉詔袭爵,而冠服未蒙颁赐』。宣宗命行在礼部稽定製製以赐之。先是,仁宗遣封,已赐冠带;而王復以为请,以皮弁。故宣宗谓礼部尚书胡瀠曰:『远人归诚,固是美事。特赐冠服,亦表异恩。古人言「招擕以礼、怀远以德」,朕与卿等尤当念之』。】又遣郑义才进香长陵;赐海舟一。已又两遣使贡马及硫矿,赐袭衣、靴袜有差。


二年,王两遣使贡方物,山南王他鲁每亦遣使进香长陵。


三年,王遣郑义才贡马及方物,谢赐皮弁、海舟。宣宗遣使齎勅劳王,并赐王紵丝、纱罗、锦缎;已又遣内官柴山、副使阮渐齎勅赐王金织、紵丝、纱罗、绒锦。


四年,王遣使表贡,贺万寿圣节;已又两遣使贡马及方物。山南王亦两遣使入贡,赐宴及钞、币。又命山南王使齎勅及钞、绢归赐王。【汪「志」云:『自是,山南王不復遣使,葢并於中山矣。永乐十三年以后,山北王不復入贡;则山北先山南而亡者,十四年矣。】


五年,王四遣使入贡;宴賚如例,仍赐王钞。


六年,王两遣使入贡,又表贡马及金银器皿谢赐锦币。


七年,宣宗命内官柴山齎勅至国,令王遣人齎往日本,諭其朝贡。明年,日本遂来朝;命行在工部给王使漫泰来结制海舟一。是年,王四遣使入贡;宴賚如例。


八年,王两遣使入贡;宴賚如例。


九年,王遣使贡马及方物。已又遣使谢赐衣服、海舟;命贡使齎敕及币归赐王。


十年,王遣使谢。【礼部尚书胡瀠奏曰:『比奉旨,节一切冗费,以安军民。今四裔使臣动以百数,沿途疲於供给;宜勅诸路总兵官并都、布、按三司继今审其来者,量遣正副使、从人一二十人赴京,餘悉留彼处给待』。从之。】


正统元年,英宗颁赐「大统歷」;适王遣贡使伍是坚至,令齎囘。勅諭王及日本国王源义敎;勅曰:『我国家统有天下,薄海内外,罔不臣服。列圣相承,无间远近,一视同仁。尔为国东藩,世修职贡,益永益虔;王遣使来朝贡马及方物,礼意勤至。朕嗣承祖宗大宝,期与四海群生,同乐雍熙。矧王篤於事大,良可嘉尚!使者还,特赐王及王妃白金、彩币以荅远意。王其钦崇天道、仁卹有民,永保藩邦,以副朕意』。王再遣使贡马及方物。【使者至福建,如例止具贡物以闻。其自擕螺壳九十、海巴五万八千,失於自陈;有司以漏报没入。使者吁请给值,英宗命行在礼部如例给之。后浙江市舶提举司王聪復以为言,英宗谓礼部曰:『海巴、螺壳,远人资以货殖;取之奚用』!命悉还之,仍著為令。】


二年,王遣使义鲁结制等贡马及方物。【附奏:『本国各官冠服,皆国初所赐;年久朽敝,乞更赐』。又言:『本国遵奉正朔,而海道险阻,受歷之使,或半载、一载方返』。事下礼部;覆奏,命「冠服,本国可依原降造用;大统歷,福建布政司给与之」。】


三年,王遣使义鲁结制等贡马及方物;赐币有差。


四年,王遣使梁求保入贡,已又遣阿普礼是等入贡;宴賚如例。【巡按福建监察御史成规疏言:『琉球国往来使臣俱於福建停憩,馆穀之需所费不貲。比者通事林惠、郑长所带番梢人从二百餘人,除日给廩米外,其茶、盐、醯、酱等物出於里甲,相沿有例;乃故行刁蹬,勒折铜钱。今未半年,已用铜钱七十九万六千九百有餘。按数取足,稍缓輒肆詈殴。虽远人不足与较,而凭陵之风渐不可长。已行福州等府、县止将例应供给之物,按日支与;不许私以铜钱支当。但烦琐多端,终非久计。乞命该部定议:於人支日廩之外,量加少许,听其自办。其林惠等不行禁戢、坐视纷紜,请执治』!事下行在礼部,以为於例止日给廩米,一切费宜悉罢之;其通事人员不行禁戢,请治罪。英宗以远人姑示优容,令移文戒諭之。】


五年,王遣使步马结制等贡马及方物;宴賚如例。【先是,朝贡者朝叅出入,皆给马;至是,令止给正、副使。著为令。】


六年,英宗遣还东影山遭风往爪哇国市贡物通事沉志良等。【福建巡按郑顒疏言:『琉球国通事沉志良、使者阿普斯吉载磁器等物并护船器械往爪哇国,遭风进港,妄称进贡;今已拘收候旨』。英宗曰:『远人宜加抚绥;况遇险失所,尤当矜怜。其悉以原物还之;听自备工料修船,促还本国』。】


七年,世子尚忠遣长史梁求保入贡,以巴志讣告,请封。遣给事中俞忭、行人刘逊齎詔勅至国,封世子尚忠为王。詔曰:『昔我祖宗恭天明命,君主天下;无间远邇,一视同仁。海外诸国咸建君长,以统其众。朕承大宝,祇奉成宪,用图永寧。故琉球国中山王尚巴志爰自先朝恭事朝廷,勤修职贡,始终如一。兹旣云亡,其世子尚忠敦厚恭愼,克类前人;上能事天,下能保民。今遣正使给事中俞忭、副使行人刘逊齎,勅封为琉球国中山王,以主国事。尔大小头目人等,其钦承朕命,尽心辅翼、惇行善道,俾国人咸乐太平,副朕仁覆苍生之意』。并勅王曰:『尔遣长史梁求保奏尔父王尚巴志亡没,良深悼念!特遣使命尔为琉球国中山王,以主国事。尔宜篤绍尔父之志,益坚事上之诚。敬守臣节,恭修职贡;善抚国人,和睦邻境:庶几永享太平之福』。仍赐王及妃皮弁冠服、金织袭衣、币布等物。忭等未至,忠已两遣使贡马及贺明年元旦,犹称「世子」。


九年,王四遣使入贡;赐使臣梁囘海舟一。


十年,王两遣使入贡;宴賚如例。


十一年,王两遣使入贡;宴賚如例。


十二年,世子尚思达遣长史梁球【一作求】以其父尚忠讣告,请封。三月,命给事中陈傅、行人万祥諭祭故王尚忠、封世子思达为王。勅曰:『尔比遣长史梁球等奏,尔父王尚忠亡没,良深悼念!特封尔为琉球国中山王,继承尔父主理国事。尔宜篤绍先志,敬守臣节,恪修职贡;简任贤良,善抚国人,和睦邻境:以保国土』。仍以皮弁冠服、常服及织金、紵丝、罗缎等物赐王。復詔諭其国『臣庶尽心辅翼,各循理分,毋或僭踰:俾凡国人同乐雍熙,副朕一视同仁之意』。王遣通事蔡让等贡马及方物;宴賚如例。


十三年,王遣使入贡。


十四年,王遣梁同等贡马及方物,已又遣马权度等入贡。王叔尚金福亦贡马及方物;赐衣币、冠带,仍命齎勅并綵币归赐王及王妃、王叔。


景泰元年,王遣使百佳尼入贡;景帝命齎敕并文綺、彩币归赐王及妃。已又遣梁囘贡马及方物;宴賚如例。【通事程鸿言:『船坏,愿以赐币造船』。礼部请移文福建三司,听其自造,不得扰民。】


二年,王遣使察都等入贡,已又遣亚间美等入贡。【察都请自备工料造船;礼部言:『宜令候本国进贡通事李敬等囘日,附载归国』。】景帝命左给事中乔毅【「殊域周咨」作陈謨】、行人童守弘【童,一作董】諭祭故王思达,封王叔尚金福为王。


三年,金福两遣使入贡,犹称「王叔」;葢命未达也。


四年,王四遣使入贡。未几,王卒;王弟布里与其子志鲁争立,焚烧府库,两伤俱绝,所赐镀金银印亦鎔坏。国人推尚泰久主国事。


五年,泰久以国难告,并请铸印颁赐:命所司给之。已又遣使人贡;命齎勅及綵币归赐王弟。


六年,王弟两遣使入贡。命给事中严诚【「殊域周咨」作李秉彝】、行人刘俭充正副使,齎詔勅封王弟尚泰久为王。詔曰:『帝王主宰天下,恆一视而同仁;藩屏表率国中,或同气以相嗣。朕躬膺天命,抚驭诸侯。琉球国王尚金福旣薨,其弟尚泰久性资英厚,国众归心;兹特遣使齎勅封为琉球国中山王,凡彼国中远近臣庶,宜悉心辅翼,罔或乖违:长坚忠顺之心,永享太平之福。故兹詔示,咸使闻知』。又勅王曰:『尔自先世恪守藩维,传及尔兄,益隆继述;敬天事上,久而愈虔。属兹薨逝,軫於朕怀!尔乃王弟,宜绍国封。恃遣使齎詔封尔為琉球国中山王,赐尔及妃冠服、綵币等物。尔尚砥礪臣节,怀抚国人!钦哉』。


七年,遣使入贡,犹称「王弟」。及册封后,遣使入谢,又别遣使入贡。


天顺二年,王三遣使入贡。


三年,王遣使李敬贡马及金银器皿【疏言:『本国王府失火,延烧仓库铜钱;请照永乐、宣德间例,所带货物以铜钱给赐』。礼部以铜钱係中国所用,难以准给;宜将估计钞贯,照旧六分京库折支生绢,其四分移文福建布政司收贮紵丝、纱罗、绢布等物,依时值关给。从之。】已又遣使亚罗佳其等入贡;宴賚如例。


四年,王遣使入贡。


五年,王遣使王察等贡马及方物。


六年,王遣使程鹏等贡方物;宴賚如例。已又遣使入贡,以泰久讣告。英宗命吏科右给事中潘荣、行人司行人蔡哲充正副使,往祭故王泰久,齎詔封世子尚德为王。詔曰:『朕绍帝王之统,纘祖宗之绪,主宰天下,一视同仁;抚驭华夷,靡间遐邇。惟尔琉球国僻居海岛,密邇闽中;慕义来庭,受封传业:葢有年矣。故国王尚泰久克篤勤诚,敬天事大;甫餘六载,倏尔告终!先业攸存,可无承继!其世子尚德性资仁厚,国众归心;今特遣正使吏科右给事中潘荣、副使行人司行人蔡哲齎詔往封为琉球国中山王,仍赐以皮弁冠服等件。凡国中官僚、士庶,宜同心辅翼,作我外藩。呜呼!循理谨度,永坚率俾之忠;亲族睦邻,丕冒咸寧之化。故兹詔示,咸使闻知』。


七年,王遣使崇嘉山等入贡;宴賚如例。


成化二年,王遣使程鹏等贡马及方物;赐宴及衣币。


三年,王遣长史蔡璟入贡;赐币。


四年,王遣使程鹏、已又遣使读诗贡马及方物;俱赐衣币。


五年,王遣长史蔡璟入贡,已又遣使查农是等入贡;宴賚如例。王卒,世子幼,国人废之,共立御锁侧尚圆为王。【广东市舶司奏:『九星洋有遭风番舶,审知是琉球贡船,欲贸货往闽,造船囘国』。部覆令广东巡抚严加译审:果无虞诈,方许贸易;仍諭今后进贡,务由福建故道。并勅地方官禁约下人:不得因而侵损,失向化之心。】


六年,王遣使程鹏贡马及方物;宴賚如例。【福建按察司奏:『琉球贡使程鹏至福州,与委官指挥刘玉私通货贿;俱应究治』。詔逮治玉而宥鹏。】


七年,尚圆遣使蔡璟等入贡,以父尚德薨来告,请封。宪宗命戸部都给事中邱弘、行人司行人韩文充正副使,齎仪物行庆弔礼,封世子尚圆為王。弘至山东病卒,改命兵科给事中管【一作官】荣偕文往。【贡使蔡璟以织金蟒罗製衣,为锦衣卫校尉所詗。刑部鞫之,璟固称是国王受赐於先朝者。稽旧籍,无有没入内库;仍勅諭王知之。】


八年,王遣长史梁应贡马及方物;宴賚如例。【福建三司官奏:『琉球国先因进贡,潜居内地,遂成家业;应遣还』。礼部议:其人若承戸部勘合许入籍者,留;餘如请。】


九年,王遣王舅武实入贡谢恩。【奏称:『王常遣人往满剌加国收买贡物,遭风飘至广东;有司转送福建,愿自备工料修船同囘』。许之。】


十年,王遣使沉满志等贡马及方物;宴賚如例。【仍以钞、绢酬其自贡物值;满志等乞如旧制折给铜钱,不许。】


十一年,王遣使程鹏入贡。【附奏:『乞如常例,岁一朝贡』。礼部覆称:『去年福建守臣言:『琉球使臣登岸焚劫,访察不获;宜令鹏等齎勅省諭,并定贡期』。宪宗勅王曰:『王使朝贡,已如例赏赐遣还。近福建鎭守官奏:通事蔡璋等还次福州,杀人劫财,非法殊甚!今因使臣还,特降勅省諭。勅至,王宜问璋等故纵其下之罪,追究恶徒,依法惩治。自后定例:二年一贡,其许百人,多不过加五人。除正贡外,不得私附货物并途次骚扰,有累国王忠顺之意。其省之』。】


十二年,王遣使梁应等入谢。会宪宗立皇太子,应因奏乞如朝鲜、安南例,赐詔齎囘。礼部以海外国,例不颁詔。宪宗特命降勅,并以锦币归赐其王及妃。是年,王卒。


十三年,王遣使李荣奉表谢恩。已又遣使程鹏贡马及方物,復请岁一遣使朝贡;不许。


十四年,世子尚眞遣长史梁应等请袭封。命兵科给事中董旻、行人司右司副张祥充正副使,齎詔封世子尚眞为王;赐皮弁冠服、金镶犀带,并以綵币赐王及妃。应等具奏乞仍一年一贡;不许。


十五年,王遣使李荣朝贡、迎封册;赐宴及衣币。


十六年,王遣使马怡世入谢。【附奏:『臣伏读祖训条章,许臣国不时朝贡。故自臣祖、父以来,皆一年一贡。邇年旧抚福建大臣以臣国使有违法规利者,令臣二年一贡:此诚臣之罪也。然臣祖宗所以殷勤効贡者,实欲依中华眷顾之恩,杜他国窥伺之患。乞如旧制』!宪宗不许;勅王曰:『曩因尔国使臣入贡,往往假馈送為名,污我中国臣工;其实以为己利。又不能箝束傔从,以致杀人纵火、强劫民财。又私造违禁衣服,俱有显跡。故定为二年一贡之例。朝廷富有万方,岂为尔一小国而裁省冗费哉!此例旣定,难再纷更。特兹省諭,王其审之』。】


十八年,王遣使贡马及方物,乞以陪臣子蔡宾五人於南京国子监读书;令有司岁给衣服、廩饌如例。【王又以不时进贡为请;疏言「以小事大,如子事父」。礼部言:『其意实假进贡,以规市贩之利;宜勿听』!仍勅王曰:『朝廷定尔国二年一贡,已具前勅。臣之事君,遵君之勅可也。屡违勅奏优,可乎?所以固拒者,非为惜费;葢二年一贡,正合中制。朕恤小之意,实在此。王其钦遵,毋事纷更』!礼部又言:『琉球国进贡,旧例到京少则四、五十人,多则六、七十人,俱给赏有差。邇因各国进贡率多奸弊,每国只许五七人,不过十五人到京;餘俱留边以俟。今福建以例止容正议大夫梁应等十五人赴京,旣已给赏;餘六、七十人俱留,布政司宜发官帑以次均给:庶不减削太甚,失柔远之意』。从之。】


二十年,王遣使程鹏贡马及方物。【奏:永乐间所赐船破坏,止存其三;乞自备工料,於福建补造。部议许造其一。】


二十二年,王遣使蔡曦贡马及方物。【王咨部,请遣官生蔡宾等五人归国省亲。帝曰:『昔阳城在太学,诸生三年不归省者,斥之。矧远人,岂可长留不遣!其卽放归,以遂定省之私』。】


二十三年,王遣使马审礼等贡方物谢恩。孝宗赐冠带、衣币,仍命领詔赐王及妃锦币。


弘治元年,王遣使皮扬那等入贡。【时从浙江入贡,帝命却之;以贡道当由福建,且贡非其时。礼部言:『远人之情可念;减赏从人,稍示裁抑』。从之。时蔡宾亦随贡使至,言『成化中读书南京国子监,今吏部侍郎刘宣时为祭酒,特加抚恤;乞容执贄於宣所致谢』。许之。】


三年,王遣使马仁等进香,别遣王舅麻勃都入贡。【奏称:『本国来贡人员,近只许二十五人赴京;物多人少,恐致疎失』。又谓:『贡船抵岸,所在有司只给口粮百五十名,其餘多未得给』。命来京人员许增五人,增口粮二十名。】


五年、七年,王皆遣正议大夫梁德入贡;赐王锦縀,宴賚如例。


九年、十三年,王皆遣正议大夫郑玖入贡;赐王锦縀,宴賚如例。


十五年,王遣使入贡。


十六年,命广东守臣送所获国王遣使往满剌加国收买贡物、遇风舟覆、漂至海南登岸之吴诗等百五十二人於福建守臣处给粮养赡,候本国贡使归之。


十七年,王遣使补贡。【王具言:『前使遭风未囘,致失二年一贡之期』。至是补贡,纳之。】武宗登极,命行人左辅颁詔至国。


正德二年,王遣王舅亚嘉尼施等贡马及方物。【奏乞每岁一贡;礼部议:『彼因入贡违期,故为此奏以饰非;宜勿听』!武宗特许之。长史蔡宾奏乞自备工料修造贡船二隻;部议:『验实量修,不必改造』。宾復奏;武宗曰:『宾,善人也。令二船折卸补造,苐勿过式』。】


四年,王遣正议大夫程璉入贡。


五年,王请遣官生蔡进等五人入国子监读书。许送南监,给衣、廩如例。


六年,王遣正议大夫梁能;七年,遣正议大夫梁宽等入贡。宴賚如例。


十年,王遣长史陈义;十一年,遣正议大夫梁龙贡马及方物。宴賚如例。


十二年,王遣正议大夫陈义入贡。


十三年,王遣长史蔡迁;十五年,遣长史金良贡马及方物。宴賚如例。


嘉靖元年,王遣王舅达鲁加尼进香、贡方物庆贺;詔赐王及妃锦币,勅王仍遵先朝旧例:二年一朝贡,每年不得过百五十人。仍命福建巡抚、御史查勘验放。


三年,王遣长史金良等二十人入贡。【良言:『先有正议大夫郑绳领谢恩方物,风漂未至;表文在此,请得先进』。许之。明年,绳至,言方物以舟败;至是,復进。福建守臣以闻。世宗命就彼中宴賚,遣还方物,令所司辅运;仍令绳齎勅转諭日本国王,令捕繫倡乱者以献。】


五年,官生蔡廷美等请就国子监读书;令礼部给衣、廩如例。是年,王卒。


七年,第五子尚清【「汪志」作天纘王卜称第五子;「徐录」云:尚眞第五子。】遣正议大夫郑绳等入贡请封;绳等囘,至海中溺死。


九年,又遣蔡瀚入贡,申前请。礼部以袭封重典,命福建鎭、巡官查访申报。瀚请遗蔡廷美等四人归娶;给赏有差。【「大学录」作十一年事。瀚又言:『来经日本国,正源义晴托齎表文,乞赦其使臣宋素卿之罪;非乞新勘合金印,復修常贡』。礼部验无印篆,倭情譎诈,不可遽信。勅琉球国王遣人传諭日本:令擒献首恶,送囘掳去指挥,奏请裁夺。】


十一年,正议大夫金良賫国中人民结状请封。世宗命吏科左给事中陈侃、行人司行人高澄充正副使,齎詔勅封世子尚清为王。詔曰:『朕躬膺天命,為天下君;凡推行乎庶政,必斟酌乎古礼。其於锡爵之典,未尝以海内外而有间焉。尔琉球国远在海滨,久被声敎;故国王尚眞,夙绍显封,已踰四纪。兹闻薨逝,属国请封;世子尚清,德惟克类,众心所归,宜承国统。朕篤念怀柔之义,用嘉敬顺之诚;特遣使賫詔,封尔为琉球国中山王,仍赐以皮弁冠服等物。王宜慎乃初服,益篤忠勤,有光前烈。国中耆俊、臣僚,其同寅翼赞,协力匡扶。尚殫事上之心,恪尽臣藩之节;保守海邦,永底寧謐』。又勅王曰:『惟尔世守海邦,继膺王爵;敬顺天道,世事皇明。尔父尚眞自袭封以来,恭勤匪懈;比者薨逝,良用悼伤!尔以冢嗣,国人归心,理宜承袭。兹特遣使,封尔为琉球国中山王,并赐尔及妃冠服、綵币等物。尔宜祗承君命,克绍先业;修职承化,保境安民:以称朕柔远之意』。


十三年,遣正议大夫梁椿入贡,表称「世子」;时詔命犹未达也。【詔弛朝鲜、琉球贡使在京五日出之禁,从朝鲜国王李懌请也。】


十四年,陈侃等使还,言海中值风涛之险,多藉神庥,不致颠覆;乞赐祭以答神貺。礼部议:令福建布政司设祭一坛;陞侃为光禄寺少卿、澄为尚宝司丞。王遣王勇毛实等入贡谢恩;仍以锦币、杂物赐王。【先是,王以金四十两馈侃等,不受;实等并以金奏,世宗命侃等受之。】


十七年,王遣使陈赋入贡;宴賚如例。


十九年,王遣长史梁梓贡马及方物。【奏请造海舟四;许之。】


二十年,王遣使殷达鲁等入贡;宴賚如例。


二十一年,长史蔡廷美招漳州人陈贵等驾船之国,因与潮阳船争利互杀;遂安置贵等於旧王城,尽没其貲。贵等夜奔,為守者多所掩杀;於是诬贵等為贼,械送福建。廷美賫表将赴京陈奏,巡按徐宗鲁会三司官译审以闻,留廷美等待命。得旨:『贵等违法通番,著重治。琉球旣屡与交通,今乃敢攘夺货利、擅杀我民,且诬以贼;诡逆不恭,莫此为甚!蔡廷美本宜拘留重处,念素係朝贡之国,姑且放囘。復若不悛,卽绝其朝贡。令福建守臣备行彼国知之』。


二十二年,王遣正议大夫陈赋等贡马及方物;宴賚如例,并以礼币报王。王请遣官生梁炫等归娶;时炫等就学南监已踰七年,詔给资粮、驛骑,遣人护归。


二十四年,王遣长史梁显入贡,送还朝鲜漂流人口;宴賚如例。


二十六年,王遣使陈赋入贡。【赋与蔡延会偕来。廷会祖璟,本闽人;永乐中,拨往琉球充水手,而產籍在闽。廷会与给事中黄宗槩上世有亲,遂与交通馈謁。事觉,逮问。礼部请并罪赋;世宗曰:『陈赋无罪,赏如例。廷会交结朝臣,法当重治。念属贡使,姑革赏示罚;仍行抚按官将廷会在闽產籍勘明处分』。】


二十八年,王遣正议大夫梁显入贡;宴賚如例。


二十九年,王遣官生蔡朝用等五人诣京,请入监读书;许之。


三十二年,王遣长史梁炫入贡;宴賚如例。


三十四年,王遣正议大夫梁硕入贡,又请放官生蔡朝用等归国省亲;许之,遣使送归。是年,王卒。


三十六年,尚清第二子尚元遣正议大夫蔡廷会等入贡请封。【先是,三十五年,倭寇自浙败还,入海至琉球境;世子尚元邀击,尽歼之,得中国被掠人金坤等六名。至是,献还;因乞每岁自行修买归舟,不候题请。世宗嘉其忠顺,许之;仍赐勅奖论赏银五十两、彩币四表里,有功人马必度及廷会等俱厚赐。】


三十七年,命给事中吴时来、行人李际春充正副使,齎詔封世子尚元为王。时来寻疏论大学士严嵩奸邪状,嵩言其畏航海之险,故生事妄言;世宗怒,杖、戍时来。改命刑科给事中郭汝霖偕际春以行。


三十九年,汝霖等尚未行,正议大夫蔡廷会入贡,奉表谢恩。【时称受世子命,以海中风涛叵测、倭人出没不时,恐使者有他虞,获罪上国;请如正德中封占城故事,遣人代进表文、方物,而身同本国长史梁炫等賫囘詔册,不烦遣使。巡按御史樊献科以闻;下礼部议,言『琉球在海中诸国,颇称守礼;故累朝以来,待之优异。每国王嗣立,必遣侍从之臣,奉命服、节册以往。今使者未至,乃欲遥受册命,则见委君貺於草莽:其不可一也。廷会奉表入贡,乃求遣官代进;昧以小事大之礼,弃世子专遣之命:其不可二也。昔正德中,流贼为梗,使臣至淮安,抚、按官暂为留住;候事寧,即遣贡闕下。占城国王为安南所侵,窜居他所,故令使者賫囘勅命,乃一时权宜;且此失国之君也。造无稽之词以欺天朝,援失国之君以拟其主:其不可三也。梯航通道,柔服之常;彼所藉口者,特倭人之警、风涛之险耳,不知琛賨之输纳、贡使之往来,果何由而得无患也?其不可四也。当时占城虽领囘詔勅,然其王沙古卜洛犹恳请遣使为蛮邦光重。且廷会非世子面命,又无印信文移;若遽轻信其言,万一世子以遣使为至荣、请遥拜为非礼,不肯受封,復上书请使如占城,将谁任其咎哉!其不可五也。令福建守臣以前詔从事便。至於未受封而先谢恩,亦非故典;宜止许入贡方物,俟受封后方进谢恩表文』。世宗从之。】


四十一年,汝霖等始奉詔至国。詔曰:『朕受天命,主宰寰宇。凡政令之宣布,惟成宪之是循;其於锡封之典,遐邇均焉。尔琉球国远处海陬,声教渐被;修职效义,阅世已久。故国王尚清显荷爵封,粤踰二纪;兹者薨逝,属国请封。世子元,朕念厥象贤,众心归附,是宜承詔国统。特遣正使刑科右给事中郭汝霖、副使行人司行人李际春齎詔往封为琉球国中山王,仍赐以皮弁冠服等物。王宣谨守礼度,益篤忠勤。凡国中官僚、耆旧,尚其同心翼赞,以佐王饰躬励行,用保藩邦。故兹詔示,咸俾悉知』。王遣王舅源德偕汝霖等入谢;詔陞汝霖为光禄寺少卿、际春为尚宝司丞。【初,王以金四十两馈汝霖等為谢,却之。源德賫所馈金请命,世宗谓「朝廷命使,无受谢之义」;詔听汝霖等辞。寻以二臣远行著劳,各赐银、币。】


四十二年,王遣正议大夫郑宪入贡,送还中国漂流人口;世宗降勅褒諭,赐鏹、币。宪因奏本国亦有流入中国者,乞命守臣恤遣;下其疏於濒海所司。


四十四年,王遣长史梁灼贡马及方物,送回本国北山守备郑都所获中国被掠人口;世宗嘉王忠顺,再勅奖諭,仍赐银五十两、綵币四表里,灼、都各二十两、一表里。


隆庆元年,王遣使入贡;宴賚如例。


二年,王遣使入贺;宴賚如例。


三年,王遣守备由必都等归日本掠去人口,守臣以闻;穆宗以王屡効忠诚,赏银、币同前,仍赐勅奖励,由必都等给银、币有差。


五年,王遣正议大夫郑宪入谢,又归被掠人口;再勅奖励,赐银、币,给赏如前。遣官生梁炤等三人归国;从王请也。明年,王卒。


万歷元年,尚元世子尚永遣使入贡请封;礼部行福建鎭、巡官查勘。又送还被掠人民;奖賚如例。


二年,遣王舅马中叟、长史郑佑等十八人入贡,贺登极;宴賚如例。


三年,世子两遣使入贡。


四年,世子遣正议大夫蔡朝器等贡方物;如例给赏外,神宗命每五日另给鸡、鹅、米、麪、酒、果,以示优异。命戸科左给事中萧崇业、行人司行人谢杰充正副使,齎皮弁、玉圭往封尚永为王。【崇业等疏言四事:一、颁去詔勅如彼国恳留,宜如例俯循其请。一、秩祀海神,合举祈、报二祭。一、造船宜专责府佐,副以指挥二员,造完一併随行。一、饮食、物用、弓矢、器械以及观星、占风、听水、察土、医卜、技艺之流毕备,许酌量取用。悉如所请。】


五年,遣正议大夫梁灼入贡,表称「世子」;时崇业等尚未行也。


八年,崇业等始賫詔勅至国。詔曰:『朕受天明命,君临万方;薄海内外,罔不来享。延赏锡庆,恩礼攸同。惟尔琉球国远处海滨,恪遵声教,世守职贡,足称守礼之邦。国王尚元,绍序膺封,臣节罙谨。兹焉薨逝,悼切朕衷!念其侯度有常,王封当继。其世子永,德惟象贤,惠能得众;宜承国统,永建外藩。特遣正使戸科左给事中萧崇业、副使行人司行人谢杰賫詔往封为琉球国中山王,仍赐以皮弁冠服等物。凡国中官僚、耆旧,尚其协心翼赞,毕力匡扶;懋猷勿替於承先,执礼益处於事上。绥兹有众,同我太平:则亦尔海邦无疆之休』。又勅王曰:『惟尔先世守此海邦,代受王封,克承忠顺。迨於尔父元,畏天事大,益用小心;诚节懋彰,宠恩洊被。遽焉薨逝,良用悼伤!尔為冢嗣,克修厥美;羣情既附,宜绍爵封。兹特遣使封尔为琉球国中山王,并赐尔及妃冠服、綵币等物。尔宜恪守王章,遵述先志;秉礼守义,奠境安民:庶几彰朕无外之仁,以永保尔有终之誉』。王遣王舅马良弼入谢,偕陪臣子郑週等三人就学;命送南监,给衣粮如例。


九年,王遣正议大夫梁灿入贡。


十一年,王遣使梁灼入贡。


十五年,王遣正议大夫郑礼谢恩,别遣使贡方物。明年,王卒。


十九年,尚圆嫡孙尚寧遣使郑礼入贡,言国方多事,未暇请封;部咨:『该国世子宜速请袭爵,鎭压国人;毋以地方多事為辞』!


二十三年,国人哈那等船飘温州,浙江巡抚刘元霖以闻;神宗命优恤遣还。


二十七年,寧遣使郑道等入谢,请封。【部议:不必遣官;但取具该国王舅法司等官印结与世子奏本,到卽颁封。神宗命选廉勇武臣一员同往。】


二十九年,命兵科给事中洪瞻祖、行人司行人王士禎充正副使往。【礼部右侍郎署尚书事朱国祚言:『琉球国僻处东南,世修职贡,时当承袭;屡遭倭警,延逭至今。旣经世子尚寧奏请,相应准封。其该用皮弁冠服、紵丝等项,宜照例应付。遣官,已奉明旨;但据其陈乞情词,援引「会典」,必以文臣为请。惟圣明裁定』!得旨如请。】时浙江巡抚刘元霖报获海船係琉球国差探封贡声息,其中类倭数人,衣笠、刀仗皆倭物;会同馆译问长史蔡奎,奎不能辨。神宗命待该国质审囘奏,再遣瞻祖等往。已而瞻祖以忧去,以兵科右给事中夏子阳代之。


三十二年,寧遣王舅毛继祖等入贺册立东宫,并谢赐还本国漂流人口;各赐衣服、帽袜。


三十三年,神宗命夏子阳等作速渡海,以彰大信;仍传諭彼国以后领封海上,著为定规。【先是,二十三年,琉球使臣於霸等为世子请封。抚臣许孚远以倭氛未息,议遣使賫勅至福建,听来使面领;或遣惯海武臣,同彼国使臣往。得旨:『待世子表请,然后如议颁封』。迨二十八年,请封表至,则有「用武臣」之旨。二十九年,世子再疏乞差文臣;始改后命。於是夏子阳等方賫勅入闽,而巡按方元彦以滨海多事、警报频仍,偕抚臣徐学聚请仍遣武臣前往;子阳等具言『属国言不可爽,使臣义当有终。乞坚成命,以慰远人』。俱未报;而礼部侍郎李延机言『宜断行领封初旨,并武臣之遣而罢之』。於是御史钱桓、给事中萧道高各具疏力言其不可,且云:『此议当在钦命未遣之先,不当在册使旣行之后。宜行该抚速造海船,勿悞今年渡海之期。俟事竣復命,然后定为画一之规;先之以文告,令其领封海上,永为遵守』。从之。】子阳等齎詔勅至国;詔曰:『朕躬膺天命,诞受多方;爰暨海隅,罔不率俾:声敎所讫,庆賚惟同。尔琉球国僻处东南,世修职贡。自我皇祖称為礼义之邦,国王尚永祗袭王封,恪遵侯度;倏焉薨逝,良惻朕心!其世子寧,贤足长人,才能驭众;间关请命,恭顺有加。念其国统攸归,人心胥属;宜膺宠渥,固我藩篱。特遣正使兵科右给事中夏子阳、副使行人司行人王士禎齎詔往封为琉球国中山王,仍赐以皮弁冠服等物。凡国中官僚、耆旧,尚其殫忠辅导,协力匡襄;坚事上之小心,巩承先之大业:永缓海国,共享昇平。惟尔君臣亦世世永孚於休』!又勅王曰:『惟尔上世以来,建邦海外,代膺封爵,长固藩维。尔父永,恪守王章,小心祗畏;忠诚茂著,称我优嘉。遽至长终,良深悼惻!尔為冢嗣,无忝象贤;旣允羣情,宜崇位号。兹特遣正使兵科右给事中夏子阳、副使行人司行人王士禎齎勅諭封尔为琉球国中山王,并赐尔及妃冠服、綵币等物。尔宜益处侯度,克绍先猷;保又人民,奠安境土:庶几恢朕有截之化,抑亦貽尔无疆之休』!


三十四年,子阳等事竣復命;陞子阳為太常寺少卿、土禎為光禄寺丞。王遣王舅毛凤仪、正议大夫阮国入谢。【凤仪等齎子阳等所辞金上於朝,神宗命来使齎囘。王附奏:『洪、永间,赐闽人三十六姓,知书者授大夫、长史,以为朝贡之司;习海者授通事,总为指南之备。今世久人湮,文字、音语、海路、更针常至违错;乞依往例更赐』。礼部寝之。】


三十六年,王遣使郑子孝等十三人入贡;宴賚如例。


三十八年,王遣王舅毛凤仪、长史金应魁急报倭警,致缓贡期;巡抚陈子贞以闻。


四十年,浙江总兵官杨崇业奏报倭情,言『探得日本以三千人入琉球国,执中山王,迁其宗器;宜勅海上严加训练』。而兵部疏言倭入琉球获中山王,则三十七年三月事也。【时福建巡抚丁继嗣奏:『琉球国使栢寿、陈华等执本国咨本,言王已归国,特遣修贡。臣窃见琉球列在藩属,固已有年。但尔来奄奄不振,被拘日本;卽令纵归,其不足为国明矣。况在人股掌之上,保无阴阳其间!且今来船方抵海坛,突然登陆;又闻已入泉境,忽尔扬帆出海。去来倏忽,跡大可疑。今又非入贡年分,据云以归国报闻;海外辽绝,归与不归,谁则知之!使此情果眞,而贡之入境有常体,何以不服盘验、不先报知,而突入会城!贡之尚方有常物,何以突增日本物於硫磺、马、布之外!贡之齎进有常额,何以人伴多至百餘名!此其情态,已非平日恭顺之意;况又有倭为之驱哉!但彼所执有辞,不应骤阻,以啟疑贰之心。宜留正使及人伴数名,候题请处分;餘众量给廩食,遣还本国。非常贡之物,一併给付带囘:始足以壮天朝之威、正天朝之体』。章下礼部,覆如抚臣言。】


四十四年,王遣通事蔡廛来言:『邇闻倭寇造战船五百餘隻,欲协取鸡笼山。恐其驰突中国,为害闽海;故特移咨奏报』。福建巡抚黄承玄以闻。


天啟元年,颁登极詔於福建布政司,转命衞指挥萧崇基齎詔之国。


三年,尚丰遣使蔡坚等贡硫磺、马匹,请封。【尚丰,尚元第三子尚久之子,元之孙也。先是,定期二年一贡;万歷间,国被倭难,詔停贡已十年。至是,以为言;部议『本国休养未久,暂拟五年一贡;待册封后另议』。】


五年,丰遣使入谢,并乞封典。


六年,丰遣使入贡。


七年,丰遣正议大夫蔡延等入贡;宴賚如例。


崇禎二年,丰遣使入贡,再申前请。礼官何如宠以履险糜费,请令陪臣领封;不从。命戸科左给事中杜三策、行人司司正杨抡充正副使,齎詔及仪物往封尚丰为王。


六年,三策等始至国。王遣使入谢。


九年,王遣使入贡;宴賚如例。


十二年,王遣使蔡坚等入贡。明年,王卒。


十七年,尚丰第三子尚贤遣使金应元入贡,请封;会中朝道阻,不得归。


大清顺治三年,福建平,尚贤请封;使者与通事谢必振等至江寧投经略臣洪承畴,转送入京。礼部言:『前朝勅印未缴,未便授封』;遣通事往諭。


六年,尚贤弟尚质自称「世子」,遣本国通事周国盛齎表归诚,随通事入朝。


七年,质遣王舅阿榜琨、正议大夫蔡锦等奉贡入贺;船漂没,未达。


八年,世祖章皇帝令来使周国盛齎勅归諭世子。


十年,世子遣王舅马宗毅、正议大夫蔡祚隆等贡方物,缴前朝敕印,请封;备言其国王没,敕卽随葬;惟尚寧未葬,故卽以寧勅缴。


十一年,又遣官进贡,请封;赐国王蟒縀二、綵縀六、蓝縀二、素縀二、闪縀二、锦三、绸四、罗四、纱四,赐王妃綵縀四、闪縀一、蓝縀二、素縀三、锦二、罗四、纱四。赏王舅綵縀表里各四,正议大夫綵縀表里各三、蓝縀一、绸二、罗二,使者綵縀表里各二、蓝縀一、绸一、纱一、罗一,通事从人纱縀、绸布、银两各有差。遣兵科爱惜喇库哈番张学礼為正使、行人司行人王垓为副使,賫詔书一道、镀金银印一颗,令二年一贡,进贡人数不得过一百五十人,许正副使二员、从人十五名入京;餘俱留边听赏。学礼等疏请十事,部议赐一品麟蟒服,於钦天监选取天文生一人、南方自择医生二人,赐仪仗、给驛护送,外给从人口粮。至福建,修造海船,选将弁二兵二百人随往。因海氛未靖,还京未行。


圣祖仁皇帝御极,念远人延佇日久,谴责学礼等,卒遣行。康熙二年至国,詔仍顺治十一年所颁,勅则康熙元年也。


三年,王遣陪臣吴国用、金正春奉表谢封,进贡;且疏言:『捧读勅諭,因臣使物故甚多、滞闽日久,将正副使併督、抚诸臣处治。但中外均属臣子,臣躬承天庥,不能少为诸臣之报,而反重为诸臣之累;臣何人斯,岂能宴然清夜』!圣祖命还学礼等原职,赐国王蟒縀二、綵縀四、蓝縀二、素縀二、闪縀二、锦二、绸二、罗二、纱二,赏王舅綵縀表里各四、罗四、綵縀三、靴一双,紫金大夫綵縀表里各四、罗三、靴一双,使者綵縀表里各二、折纱布四,通事、从人縀布有差。


王又另疏进学礼等所辞宴金正使一百两、副使九十两,请令二臣收受。部议不可;奉旨:『这琉球国所与宴金,仍著使臣收受』。


四年,王遣使进香,并贺登极;进贡。其贡物有在梅花港口遭风漂溺者,奉旨「免其补进」。


五年,补进贡物;圣祖命发囘。又令应进玛瑙、乌木、降香、木香、象牙、锡、速香、丁香、檀香、黄熟香等十件不係土產,免其进贡;其硫磺留福建督、抚收贮,餘所贡方物令督、抚差人解送。其来使不必齎送到京,即给赏遣回。


六年,令贡使仍賫表入覲。明年,王卒。


八年,尚质世子尚贞遣使入贡;於常贡外,加进红铜及黑漆嵌螺茶碗。照例给赐,惟正使不係王舅,与副使正议大夫赏同。


十年,进贡;於常贡外,加进鬃烟、番纸、蕉布。其被风飘失贡物,免其查议。


十三年,进贡;於常贡外,加进红铜及火炉、丝烟。


十八年,补进十七年贡。除赴京存留官伴外,其餘员役,令先乘原船归国。


十九年,世子遣使进贡;圣祖諭:『琉球国进贡方物,止令贡硫磺、海螺壳、红铜;其餘不必进贡』。【贡物,旧有金银罐、金银粉匣、金银酒海、泥金綵画围屏、泥金扇、泥银扇、画扇、蕉布、薴布、红花、胡椒、苏木、腰刀、□刀、鎗、盔甲、马鞍、丝锦、螺盘;后俱免进。外有加贡物无定额,熟硫磺一万二千六百觔、海螺壳三千箇、红铜三千觔。】


二十年,世子遣使入贡。圣祖以贞恪共藩职,当耿精忠叛乱之际,屡献方物,恭顺可嘉!赐勅褒諭,仍赐锦币五十。又於常贡内,免其贡马;著为例。


二十一年,世子遣耳目官毛见龙、正议大夫梁邦翰上言:『先王尚质,於康熙七年告薨;贞嫡嗣,使袭爵。具通国结状,请封』。礼部议:航海道远,应令贡使领封。见龙等固请,部议执不可;圣祖特允之,遣翰林院检讨汪楫、内阁中书舍人林麟焻为正副使。楫等疏陈七事:一、请颁御笔;一、请照例諭祭海神;一、渡海之期,不必专候贡使;一、请带修船官匠一同渡海;一、请给关防,以稽诈冒;一、请增兵护行,以壮国威;一、请预支俸银为办装貲。礼部尽议不行;仍令会同戸、兵、工三部再议。奏上,圣祖大书「中山世土」四字赐王,特许带修船匠役随行、製祭文二道祈报海神,并给俸二年以往。


二十二年,楫等至闽。时方治兵攻臺湾,遂不候造船,径取战舰渡海。六月,楫等至国,諭祭故王尚质,册封尚贞为王。王遣法司王舅毛国珍、紫金大夫王明佐等谢封。楫等囘京,復為题请「远人向化,请赐就学」;礼部议覆准行。王又另疏进楫等所辞宴金一百九十二两,请令二臣收受;部议不可。奉旨:『这琉球国所与宴金,仍著使臣收受』。


二十三年八月,奉圣祖諭:『汪楫等奉使琉球,往囘甚速;黽勉尽职,可嘉!著吏部议叙具奏』。


二十五年,王遣官生梁成楫、蔡文溥、阮维新、郑秉均等四人入太学;附贡使耳目官魏应伯、正议大夫曾夔船桅折伤,秉均飘至太平山修船。


二十七年,贡使到京;於正贡外,加屏风纸二千张、嫩蕉布五十疋。圣祖令成楫等三人照都通事例日廩甚优;四季赐袍褂、衫裤、靴帽、被褥俱备;从人皆有赐。又月给纸、笔、墨、硃银一两五钱。特设教习一人,又令博士一员督课。


三十年,王遣贡使耳目官温允杰、正议大夫金元达到京,请官生归国;赐宴,各给赏云縀、绸布等,乘传,厚给遣归。【以后贡使,例遣耳目官一员为正、正议大夫一员为副;后不具书官名。他官则书。】


三十二年,王遣马廷器、王可发等入贡;宴賚有差。


三十四年,王遣翁敬德、蔡应瑞入贡。


三十六年,王遣毛天相、郑弘良入贡。


三十八年,王遣毛龙图、梁邦基入贡。


四十年,王遣毛得范、郑职良入贡;得范至杭州,病卒。


四十二年,王遣毛兴龙、蔡应祥入贡。


四十四年,王遣温开荣、蔡肇功入贡。


四十六年,王遣马元勲、程顺则入贡。


四十八年,王遣向英、毛文哲入贡。国中多灾,宫殿尽焚;颱颶频作,人畜多死、草木皆枯。是年,王卒。


四十九年,尚贞世子尚纯子尚益,以嫡孙嗣立。


五十年,益遣孟命时、阮维新入贡。


五十一年,尚益卒,未及请封。


五十二年,尚益世子尚敬嗣立。遣毛九经、蔡灼入贡;灼至福州,病卒。


五十四年,敬遣马献功、阮璋入贡。


五十六年,敬遣夏执中、蔡温入贡;且告曾祖尚贞与其父尚益之丧,请封。


五十七年,遣翰林院检讨海宝、编修徐葆光充正副使往。


五十八年,又遣向秉乾、杨联桂入贡;联桂至通州,病卒。六月,海宝等至国,諭祭故王尚贞、尚益,册封尚敬为王。


五十九年,海宝等自琉球囘,代请官生入学,并请给天妃春秋祀典;礼部议:俱准行。王遣王舅向龙翼、紫金大夫程顺则入贡并谢封,贡金鹤、盔甲、马鞍等物;宴賚有差。【「徐录」:金鹤二——银座全、盔甲一副——护手护膁全、金靶鞘腰刀二、银靶鞘腰刀二、黑漆靶鞘镀金铜结束腰刀二十、黑漆靶鞘镀金铜结束袞刀十、黑漆洒金马鞍一——轡鐙全、金綵画围屏四、扇五百、土绵二百、纹蕉布二百、土薴布一百、白钢锡五百觔、红铜五百觔;以上皆谢封贡物。旧例有胡椒,今缺;以钢锡代之。其常年贡物,止白锡一千斤、红铜三千斤、硫磺一万二千八百斤;硫磺纳藩库,贡使賫铜、锡至京。前明於福州特设市舶提举一员,专理琉球贡事;以内官领之。本朝省并其事於本府海防同知;今贡使犹称之曰「提学」云』。】王又另疏进海宝等所辞宴金一百九十二两,请令二臣收受;部议不可。奉旨:『宴金仍著使臣照旧例收受』。


六十年,王遣毛廷辅、梁得宗入贡。圣祖諭:将琉球国王照安南国王於常赏縀疋数目外,增添縀疋加赏,交来使賫囘赐王。其正副使、通事人等,各加赏縀疋有差。


六十一年,王遣毛弘徤、陈其湘入贡,附遣官生四人入监;至闽洋触礁,俱溺死。


雍正元年,王遣王舅翁国柱及曾信入贡,復遣官生郑秉哲等四人入监;路卒一人。


二年,世宗宪皇帝召见王舅翁国柱於乾清宫,御书匾额「辑瑞球阳」四字赐王,及玉、縀等物交与翁国柱齎囘;仍赏国柱银、币,【法瑯炉瓶盒一分、白玉盒一对、汉玉玦一件、白玉鎭纸二件、三喜玉盃一件、青玉炉一件、白玉提梁礶一件、汉玉螭虎笔洗一件、青玉三喜花插一件、白玻璃大碗四、白玻璃葢碗六、磁胎烧金法瑯有葢靶碗六、青花白地龙凤葢碗十二、青花白地龙凤葢钟十、蓝磁碟十二、霽红碟十二、霽红碗十、填白八寸盘十二、绿龙六寸盘二十、青花如意五寸盘二十、青团龙大碗十二、五彩宫碗十四、绿地紫云茶碗十、紫檀木盒绿端砚一方、棕根盒绿端砚一方、上用縀二十疋。赏王舅翁国柱银一百两、上用縀八疋。】卹病故官生蔡宏训银三百两【留一百两修理坟墓;其二百两著翁国柱带囘,交宏训之母养赡。】。王遣毛健元、蔡渊入贡。


三年,王遣紫巾官向得功及郑士绚入贡。


四年,召见紫巾官向得功於乾清宫,赐王玉、縀等物,交得功賫囘;仍赏得功银、币。【内造縀二十疋、玉方鼎一件、玉夔龙水注一件、汉玉方壶一件、玉五老双寿杯一件、玉异兽花插一件、玉荷叶盘一件、玉龙凤方盒一件、玉螭虎双寿碗一件、玉云喜卮一件、玉磬一架、白玻𥗍碗四、蓝玻璃葢碗六、青龙红水七寸盘十二、霽红白鱼七、盘二十、青花如意五寸盘二十、绿地紫云茶碗十、青龙暗水大宫碗十二、五彩蟠桃宫碗十四、霽红盘十二、霽红葢碗十、霽蓝盘十二、红龙高足有葢茶碗六、青花龙凤葢碗十二、青花龙凤葢钟十、法瑯炉缾盒一分、紫檀木盒绿端砚一方、杏木盒绿端砚一方。赏紫巾官向得功内造縀八疋、银一百两。】王遣毛汝龙、郑廷极入贡,并进谢恩礼物。世宗命将进到四年贡物存留,准作六年正贡;其六年应进表文,仍令照例遣使赴京恭进。嗣因汝龙等呈请表文、方物一併来京,部议不许;仍令将六年表文,俟八年正贡时一併恭进。遣官生郑秉哲、郑谦等归国。


六年,王遣毛鸿基、郑秉彝入贡。


八年,王遣王舅向克济及蔡文河入贡。


九年,礼部议:『琉球国王奏:进贡方物,请遵依旧典二年一贡,不敢愆期。应如所请』。奉諭旨:『朕因琉球地处重洋之外,奉表修贡,远涉风涛,深為軫念!曾经降旨将雍正八年贡物,准作十年正贡。今该国王奏请按期入贡,情词恳切,具见诚悃;知道了。著仍遵前旨,若十年贡物已经遣使起程,即准作十二年正贡;十一年不必遣使前来。将此行文该国王知之』。


十年,赏王舅向克济玉磁器物。【黄玻璃缾一对、红玻璃缾一件、绿玻璃瓶一件、白玉笔搁一件、白玉双龙觥一件、汉玉双喜杯一件、红玛瑙水盛一件、牛油石福寿盒一件、铜法瑯花缾一件、铜法瑯茶盘一件、琼石荷叶觥一件、青绿鼎一件、彩添小圆盘八件、哥窑四系花囊一件、蓝磁瓶一件、霽红瓶二件、霽青胆瓶一件、哥窑瓶一件、官窑双管瓶一件、填白双圆瓶一件、红粉红磁小缾一件、青花磁桃式盒一件、五彩套盃一副、五彩酒钟四件、洋红酒钟四件。】王遣温思明、郑仪入贡。


乾隆元年,王遣毛光润、郑国柱入贡;光润至福建,病卒。


二年,王遣王舅向啟猷及金震入贡。


三年,王遣向维豪、蔡墉入贡。


四年,皇上以王遣使庆贺,忠藎可嘉;降勅奖諭,併御书匾额「永祚瀛壖」四字赐王及文綺等物。


五年,王遣王舅翁鸿业及蔡其栋入贡,并进谢恩礼物;其栋至福州,病卒。


六年,礼部议:『琉球国谢恩礼物,照雍正四年之例存留,准作二年一次正贡』。奉旨:『依议』。


七年,王遣毛文和、蔡用弼入贡。


九年,礼部议:『将琉球国进到礼物存留,准作九年正贡;其九年应进表文,仍令照例遣使赴京恭进』。奉旨:『依议』。


十一年,王遣毛允仁、梁珍入贡。


十三年,王遣向永成、郑秉哲入贡。


十五年,王遣毛元烈、阮为标入贡;元烈至福建,病卒。又遣都通事阮超羣等送囘十四年内地被风失舟吴永盛等四船九十二名;其林士兴等六船一百三十名因船身坚固,先已拨给桅木、廩餼,资送囘籍。闽浙总督喀尔吉善、巡抚潘思榘以闻;奉旨:『赐国王蟒縀二疋、闪縀二疋、锦二疋、綵縀四疋、素縀四疋,以示嘉奖。其伴送之都通事阮超羣、东观旭等,亦著该督、抚优加奖賚有差』。


十六年,福抚潘思榘奏:『琉球国使臣毛如苞等二号贡船一隻在洋遭风,飘囘本岛修葺补进;并将闽县遭风船戸蒋长兴等、常熟县商民瞿长顺等三十九人留养两年,随船护送来闽』。奉旨:『於常例外,赐国王蟒縀二疋、闪縀二疋、锦二疋、綵縀四疋、素縀四疋,以示优奖。其在船官伴人等,亦著该抚分别赏賚有差』。是年,王卒,世子尚穆遣陪臣郑国贞告哀;署福建巡抚新柱以闻。


十七年,世子穆遣向邦鼎、杨大壮入贡。


十九年,世子穆遣毛元翼、蔡宏謨入贡,兼请袭封;疏云:『琉球国中山王世子臣尚穆谨奏:为沥恳循例封袭,以光世土,以效忠勤事。窃以敝国蕞尔弹丸,𦕈兹尺土;沐天朝深仁厚泽,有加无已。臣元祖尚质,於顺治十一年荷蒙天恩,颁给王爵印篆,为中山王,永奠海邦。臣高祖尚贞,於康熙二十一年恭沐詔勅册封。臣曾祖纯、祖益,未及请封,早已辞世。臣父敬,於康熙五十七年叨蒙册封为中山王。嗣爵以来,夙夜惟寅,矢勤矢愼,虔输忠诚,恪恭匪懈;於乾隆十六年正月二十九日薨逝。念臣小子穆,恭循典例,以嫡继统;谨遣陪臣耳目官毛元翼、正议大夫蔡宏謨等虔齎奏请,伏乞圣恩体,循臣父事例,差选天使按临蛟岛,俾臣穆拜纶音於海表,永守藩疆;膺詔命於波区,代供贡职:则顶祝皇恩浩荡,世世不朽矣。伏祈睿鉴,勅部施行;臣穆不胜惶悚待命之至!谨具奏以闻』。『琉球国中山王世子臣尚穆,诚惶诚恐,稽首、顿首,谨奉表上言:伏以玉版恢图,焕规模於旧制;宝纶沛泽,隆体统於藩臣。率土莫不尊亲,众星拱北;普天咸称神圣,诸水朝宗。欢洽臣民,庆腾宇宙。恭惟皇帝陛下覆育同天,光华匝地。躬桓蒲穀,悉归王会之图;侯甸要荒,尽入职方之府。臣穆世沐帝泽,代守海藩。胙土分茅,自古之帝王大典;请封袭爵,今日之臣子微忱。谨遣陪臣毛元翼、蔡宏謨等仰请纶音,望龙墀而悚慄;叩希天眷,瞻凤詔以遥颁。伏愿至德弥崇,覃恩愈广。制仪制礼,因旧典以广新恩;敎孝敎忠,由内臣而及外吏。将见川岳效灵,九有覲照光之盛;江河献瑞,万方沾熙皞之隆矣。臣穆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恭进以闻。乾隆十九年十月二十二日,琉球国中山王世子臣尚穆谨上表』。


二十年五月初七日,遣翰林院侍讲全魁、编修周煌充正副使往封。


二十一年七月初八日,臣魁、臣煌至国,先行諭祭故国王尚敬;以八月二十一日,宣读詔勅,册封尚穆为琉球国中山王。是年,王遣向全才、阮超羣入贡。


二十二年正月,臣魁、臣煌自琉球还,代请官生入国子监读书;并陈天威远播,神应弥昭,请加天后封号,别颁諭祭文二道。事下礼部,部议俱准行。王遣王舅法司官马宣哲、紫金大夫郑秉哲入贡,奉表恭谢天恩,贡金鹤、盔甲、马鞍等物;宴賚有差。



中国明清两朝五百年间对琉球中山属国的宗主权可分为:A:北琉球:大隅群岛、吐噶喇群岛(宝岛群岛)、奄美群岛。B.南琉球:琉球(冲绳)群岛、大东群岛、宫古群岛、八重山群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03

主题

67

好友

7万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精华
6

琉球铁杆一级勋章 台海辩论之星 琉球文采勋章 琉球民族团结勋章 琉球特殊贡献勋章 琉球版主勋章 琉球荣誉会员勋章 琉球活跃会员勋章

台灣獵戶人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朝成祖皇帝,行人司行人和刑科右给事中「严从简」于万历十一年,完成的《殊域周咨录》卷四,东夷:

(洪武)三十一年,中山王「察度」遣「亚兰匏」贡 :马及硫黄、胡椒等物。世子「武宁」贡亦如之。初,王尝遣女官生「姑鲁妹」在京读书。至是亦来贡谢恩。上(太祖)赐王,闽人之善操舟者三十六户,以使贡使、行人来往。”

明洪武二十五年(公元1392年),琉球中山王「察度」首派琉人到南京国子监学习。《国子监》是明清时期封建时代由皇权朝廷管理下的教育管理机构和最高学府,类似于国家官员干部先修班。而琉球王府向中国朝廷派遣留学生的目的是:「以备朝贡、迎受封典和为本国发展生产及科学文化的需要」。

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姑鲁妹」(女性,琉球那霸久米村人氏)是以官派生,派 到京师学习的。学习的课程主要有《大诰》、《明律》、宋儒注的《四书》、《五经》、「刘向」的《说苑》等。学的多是从政、治民的权术和经验。这种受各官府所推荐派遣的官生,多为琉球王室、贵族、华人子弟,入《国子监》后学习生活的一切费用均由朝廷负担,结业前尚需由学校分发到朝廷所属各部门实习并做助理报告。


中国明清两朝五百年间对琉球中山属国的宗主权可分为:A:北琉球:大隅群岛、吐噶喇群岛(宝岛群岛)、奄美群岛。B.南琉球:琉球(冲绳)群岛、大东群岛、宫古群岛、八重山群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中国琉球网 ( 闽ICP备13003013号  

GMT+8, 2018-2-20 21:53 , Processed in 0.13881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